忍者ブログ

baby蘭

開始自己的漂泊尋找自己的未來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コメント

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。

開始自己的漂泊尋找自己的未來



雨後的清晨格外的涼,天依然陰著,我拿著紙錢走在送葬隊伍的最前面,邊走邊撒,風將紙錢吹的漫天飛舞。這是我第一次近距離的參加舊式葬禮。

去世的人是我的一個遠房二嬸,我甚至沒有跟她說過一句話,關於她優纖美容的事情都是我媽告訴我的。

二嬸家境不好,過了一輩子清苦的生活,可憐的是,她這一輩子也只有短短的42年。半年前查出了食道癌,只在醫院輸了幾天液就回家了,不是不能治,是治不起了。媽媽說:“她這一輩子連口好的都沒吃過,去哪里找幾十萬的醫療費?況且治了也只是能多活幾年……”

人活著,最悲涼,莫過於放棄生命,最可怕,莫過於等待死亡了。剛開始她只是吞咽困難,勉強還可以吃,後來只能吃粥之類的東西了,漸漸的只能物業套現艱難的喝點水,最後是別人吃著,她看著,連水都喝不進去了。臨終前只輸了幾天葡萄糖,後來連葡萄糖也斷了。本來就身體瘦小,到去世的時候只剩50斤了。這不應該是一個成年人的體重,但這的確是一個成年人的體重。可以理解為她是被活活餓死的。

我有時候有點想不明白,都說好人有好報,可為什麼她那樣老老實實苦了一輩子,臨了卻得了這樣一個折磨人的病……

也罷。走了,也就解脫了,不再煩惱人世間的紛紛擾擾。留下二伯和一個十幾歲的孩子也就是我陌生的弟弟,繼續過著苦日子。我不敢想像他們是怎樣看著自己最親的人日漸消瘦,所有的人都已經知道結果,只是靜靜等待那一刻的到來,等待自己親人走向死亡,而自己卻無能為力。

站在高高的山坡上,山風瘋了似的吹著。挖墳的人優纖美容一鏟一鏟往上扔土。弟弟面無表情的跪在一旁,他早已哭幹了淚水,哭啞了嗓子。我想像不出一個失去母親的十幾歲的孩子此時此刻的感受。一群人齊力將棺材抬上山,當棺材放入墳坑的那一刻,我的心抽搐了一下,不是我有多麼傷心,而是我不知道這會對一個十幾歲的孩子今後的生活產生多大的影響,我不知道他該怎樣面對今後的生活……

風水先生將一張畫好的符壓在棺材上,讓我弟弟埋前三鏟的土,他從地上站起來邁著沉重的步子,走到墳前。我把頭轉向了一邊,不忍心看下去。他顫抖著喊著:“媽,躲土。媽,躲土……”我使勁眨著灼熱的眼睛望著遠處,強忍著眼中的淚水。一群鴿子呼嘯著越飛越遠。墳的不遠處燒著二嬸生前用過的衣物,濃煙在山風的簇擁下扭曲、旋轉、上升……所有人都怔怔的看著,www.qymw.net看著這揪心的一幕:一個十幾歲的兒子在給母親的棺材上培土……

一直到入殮二嬸也沒閉上眼睛,沒合上嘴。是啊,作為一個母親,他怎麼能放心的下自己才十幾歲的兒子;作為一個癌症患者他多想吃上一口飯,可是命運多舛,造化弄人啊!

回家後我在本子上寫了一句話:真好,我還活著,不要再活著的時候錯過了幸福,既然活著就認真的過好每一天,踏踏實實的走好每一步。

盛夏的季節總是能把酷熱發揮到極致,它耗盡自己的一切,才顯示出夏的無邊威力……過幾天我就要南下找工作。。。

死了的人,已經走了;活著的人,還活著……
PR

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P 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