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
baby蘭

悲歡離合

夢懷繾綣,孤寂身影穿透淒涼,踩著滿地的月光,拾起經年的舊夢,千萬縷柔情,在歲月中逐漸消瘦,終究敵不過似水年華,散了曾經,憔悴了容顏,負了流年。塵緣千轉,踏遍流年的風塵,嫋嫋輕煙,楊柳拂思,隨著落花流水,穿透滿Dr Max心的傷感,一紙情愁,訴不盡相思的傷痛;一支竹蕭,吹不盡離愁的的傷感。前世千百次回眸,卻換來今世的情深緣淺,擦肩而過,相望天涯。何夕再相逢,已不知伊人蹤,把酒憑欄,飲不盡那些痛。筆下幾相思,人去樓已空,再多回眸,換不回柔情重。一杯酒,一支筆,一曲琴伴我餘下流年。

三生石上,刻著千年的守望,在等待中,編織一首歲月的詩歌,揉和著經年的過往,串串的心事,唯美的柔情,一段一行,一詞一句悠揚著昔日的你我,一頁一頁的翻過,情到深處,孤寂難掩,任斷章交錯,似水柔情卻也敵不過光陰的流逝,轉身,回到最初的荒涼的等待。明月當空照,卻無法驅趕陰霾。任心事交錯,獨自淚空流。月色如洗,風情似水,是誰,將一段沉睡千年的塵緣,如風吟唱,卻盡唱離別,揮彈塵外。又是誰,執筆潑墨,濃妝Dr Max重彩了那曇花一現的美麗。吟和著萬千柔情的錦墨詩篇,卻訴不盡塵緣的悲歡離合,道不盡紅塵的攮來熙往。在深夜裏,獨倚殘燭坐到明。

前世的情深,今世的緣淺,在歲月裏演繹著一場又一場的悲歡離合,引渡著惆悵,輪回著感傷,一季又一季,該如何拾起那凋落的花瓣,又該如何拾起那如煙的往事,劃過記憶的斑駁,在素箋裏淚訴情長,癡癡,孤倚著今生守望。筆筆情愁,該如何續寫一段舊夢殘卷。仍不舍夢中的還未消逝的花香詩韻,卻了無心思,再去撿拾那散落流年裏的Dr Max碎碎語。幾度夢回,你的笑靨仍舊在我夢裏徘徊,醉時方知酒濃,醒時方知夢空。執筆畫夢幾時圓,無語淚成行,筆下相思,欲語還休,點墨成癡為那般?寒風過,單衣不耐五更寒,夜更濃,人更瘦,誰來為我添上一件夢的衣裳?對月孤影難成雙,哪堪涼?
PR

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P R